知秋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莊子學院——莊子的逍遙處世 > 第2章 莊子其人其書(2)

第2章 莊子其人其書(2)

小說: 莊子學院——莊子的逍遙處世      作者:秦榆

東郭子更加不明白了。莊子先說道存在于低賤的螞蟻身上,已經很卑下,但螞蟻雖賤,畢竟還是生靈;后來又說道在梯稗草中,梯稗不但沒有靈性,而且還是農夫要鏟除的害草,比螞蟻更加低賤卑下;存在于磚瓦堆里,磚瓦沒有生命,比草還更低賤卑下。在他看來,道是偉大的、高尚的、純潔的,怎么可能存在于這些低賤之物中呢?所以他非常疑惑地又問:“怎么愈來愈卑下了呢?”

莊子又指著廁所說:“在屎尿里?!?

東郭子以為莊子是在戲弄他,氣得說不出話來。莊子見他鐵青著臉不說話,猜到了他的心思,就對他說:“先生所問的,本來就是沒有接觸到的實質。曾有個名叫獲的市場監督官問屠夫關于檢查豬肥瘦的方法,屠夫說越往豬的下身摸就越能摸出豬的肥瘦。你不要想得太絕對,道是不會脫離具體事物的。不僅最高的道是這樣,最偉大的言論也是如此?!堋?、‘遍’、‘咸’三種講法,字面上雖不同而實際一樣,其內在的含義是相同的?!?

說到這里,他見東郭子氣色已緩了不少,又繼續說:“讓我們試著一起來邀游那虛幻的空境吧!總的來說,那里是無邊無際的。試著無所作為吧!淡泊而寧靜吧!漠然而清靜吧!和諧而閑適吧!我的內心是如此的空虛,要去時不知要到哪里,返回來也不知到何處,來去不知哪里是個頭;馳騁在廣闊虛無的境地,有智慧的人進來也弄不清楚邊際何在。道與物是沒有界限的,物與物卻有界限,就是所謂物界。沒有界限的道又有界限,是因為有界限的物中包含著無限的道。說到充盈虛虧,哀敗肅殺,道使萬物有充盈虛虧而本身卻沒有充盈虛虧,使萬物哀敗肅殺但本身沒有,使萬物有本末之分但自身卻沒有本末之分,使萬物出現聚散變化而本身卻沒有聚散變化?!?

莊子曾和宋國的太宰蕩討論仁孝問題。太宰蕩問莊子仁為何物?莊子回答說:“虎狼是仁?!?

對于什么是“仁”,各家各派雖有不同的解釋,但無非是從親、愛的角度來講?;⒗菤埲坛尚?,正反仁之道,怎么可以說虎狼是仁呢?太宰蕩當然知道莊子善說寓言故事,但并非那種信口開河之人,于是問道:“這話怎么說?”

莊子說:“虎狼父子相親愛,怎么不是仁呢?”

太宰蕩見他從這個方面來說,也就無話可說了。他又問:“那什么是‘至仁’呢?”

莊子說:“至仁就是沒有親情?!?

說虎狼是仁已經很出格了,但莊子卻說虎狼父子相親愛,勉強還可以說通。但現在又說:“至仁就是沒有親情”就讓人摸不著頭腦了。太宰蕩于是據理反駁說:“我聽說過,沒有親情就不會去愛,不愛就談不上孝順。能說至仁就是不孝嗎?”

莊子不以為然地說:“不對。至仁太崇高了,孝本來就不足以來說明它。這并不是說它超越了孝,而是說它與孝沒有關系。向南行走的人。走到楚國的郢都,向北看是望不到冥山的,為什么呢?距離太遠了。所以說,用尊敬來履行孝道容易,要忘掉親情就難了;要忘掉親情容易,要忘掉我就困難了;讓親人忘掉我容易,讓我忘掉天下人就困難了;忘掉天下人容易,讓天下人都忘掉我就困難了。具備天德的人連堯、舜這樣的明主都會忘掉而不愿做,造福子孫萬代,天下卻無人知道,難道只是嘆息著侈談仁愛忠孝嗎?孝悌仁義、忠信貞廉都是人們用來勉勵自己而束縛天德的,不足以稱道。所以說‘至貴’,就是連國君的寶座都毅然拋棄;‘至富’,就是傾國的財富也不屑看一眼;‘至愿’就是把一切名譽都拋個干凈。正因為這樣,道是不可改變的?!?

莊子一生都在追求至道,返樸歸真,把一切社會倫理道德,包括當時人們的基本道德觀念:孝悌仁義、忠信貞廉都作為對人們推崇至道的束縛而給予否定,這種叛逆在當時是需要非常超人的膽識。

4.逍遙于世,我行我素

莊子一生中與惠施接觸最多。莊子在惠施任魏相時曾到過魏國,后來惠施被張儀所逐,逃到楚國,又被楚王送到宋國?;菔┐藭r正值官場失意,向來好辯善辯的他正好與莊子來往辯難。此時的他們既是相互批駁攻擊的論敵,又是互相尊敬的好友?!肚f子》一書中就保留了許多二人之間的辯論。

莊子所追求的,是絕對的精神自由,他所探討的,是存在于螞蟻、梯稗、磚瓦甚至屎溺等等中的無所不在的道,他所主張的是無為。這些學說都與當時社會急需解決的如何強化統治、富國強兵,怎樣兼并土地,打敗對手等問題沾不上邊。因此惠施批評莊子說:“你的言論沒有多大用處?!?

莊子當然清楚惠施是批評他的學說與社會需要相差太遠。但是,如果從哲學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有用與無用就是相對的了,沒有無用也就沒有有用。莊子正是采取避實就虛的手法,單從有用與無用的相對性來駁斥惠施。他說:“知道無用才能和他談有用。天地廣袤無垠,沒有邊際,但人所用的不過是容足之地罷了。然而如把立足以外的地方都挖到黃泉,人們所站的這塊地方還有用嗎?”

惠施點頭說:“確實沒有用?!?

莊了說:“那么無用的用處就很明顯了?!?

在惠施看來,莊子的學說離現實實在太遠了,宏觀得超越了人們的實際生活,空虛玄遠,大而無有,于是批評說:“我有這樣一棵大樹,人家都叫他做‘樗’。它的樹干木瘤盤結而不合繩墨,它的小枝彎彎曲曲而不合規矩,長在路上,匠人們都不看它。而今你的言論,大而無用,大家都拋棄?!?

莊子回答說:“你沒見過貓和黃鼠狼嗎?它們或低伏著身子,安靜地等待著出游的小動物;或東西跳躍掠奪,不避高低,卻常踏中機關,死于網羅之中。再看那牦牛,龐大的身子好像天邊的云,雖然不能捉老鼠,但它的作用很大?,F在你有這么一棵大樹,還愁它無用,為什么不把它種在虛寂的鄉土,廣漠的曠野,任意地徘徊于樹旁,自在地躺在樹下。不遭斧頭砍伐,沒有東西來侵害它。即使沒什么用處,但又有什么害處呢?”

莊子認為每樣東西都有自己的用處,大有大的用處,小有小的用處,從哲學角度來講,沒有什么“大而無用”的東西,“無用”本身就是“大用”。因而惠施對他的批評就無著落之處。但是,惠施對此仍然不肯罷手,繼續批評莊子“大而有用”的說法,他對莊子說:“魏王送我一棵大葫蘆的種子,我將它種下使其成長,結出的果實有五石之大;用來盛水,它的堅硬程度卻不夠;把它割開來做瓢,卻又沒有像大水缸一樣的容量。不是不大,但我認為它無處可用,就把它砸碎了?!?

莊子反駁說:“你真是不會使用大的東西??!有個宋國人,善于制造不龜裂手的藥物,他家世世代代都以漂洗絲絮為業。有一個客人聽說后,愿意出百金收買他的藥方。于是聚合全家來商量說:‘我家世世代代漂洗絲絮,只得到很少的錢,現在賣出這個藥方就可獲得百金,還是賣了罷!’這個客人得了藥方,便去游說吳王。正值越國犯難,吳王就派他為將,冬天和越人水戰,因為有此藥,大敗越人,于是吳王割地封賞他。同樣一個不龜藥,有人因此而得到封賞,有人卻只是用來漂洗絲絮,這就是使用方法的不同?,F在你有五石之大的葫蘆,為什么不當作腰舟使其浮游于江湖之上,卻愁它太大無處可容呢?可見你的心還是如茅塞一樣不通??!”

莊子與惠施還曾對人的有情與無情進行過辯論?;菔┱J為人是有情之物,而莊子恰恰相反,說人是無情之物?;菔﹩柷f子:“人是無情的嗎?”

莊子說:“是的?!?

惠施反駁道:“人如果沒有情,怎么能叫做人?”

莊子回答說:“道給了人容貌,天給了人形體,怎么不能叫做人?!?

雖然道和天給了人們的形體容貌,但情由何生,人是否有情,莊子并沒有作正面回答?;菔┮姞蠲ψ穯柕溃骸凹热环Q為人,又怎會無情?”

莊子知道混不過去,就重新屆定概念。說:“這不是我說的無情。我所說的無情,是說人不因為好惡損害自己的本性,經常順任自然而不用人為地增益?!?

莊子的意思這才清楚了,他的無情是要保持精神上的恬靜,不受外界功名利祿的干擾,順任自然。

惠施一生都在與命運抗爭,他經歷了無數激烈的政治斗爭,因此在他看來,人情為人所固有,因而,當人們的感情被激發,欲望得到滿足的時候,生命才有意義,也只有那時,人才成為人。所以他不同意也不能理解莊子的順任自然。于是反駁說:“不用人去增益,怎么可以保全自己的身體?”

莊子深知惠施一生貪戀功名利祿,斤斤計較于名實之辯,當然不懂得自然之道。于是不客氣地批評說:“道給了人容貌,天給了人形體,不以好惡損害自己的本性?,F在你卻驅散你的心神,勞費你的精力,倚靠在樹下歌吟,依靠幾案休息;天給了你形體,你卻自鳴得意于堅白之論?!?

有一次莊子和惠施在濠水的橋上游玩。清澈的濠水里,魚兒搖頭擺尾,游來游去,非常的悠然自得。一向追求自由,以自由為最大快樂的莊子見到這種情境,立即觸發了對自由的渴求,無限感慨地說:“魚兒悠然自得地游來游去,這是魚兒的快樂??!”

惠施擅長邏輯思辯,理智思考,對莊子這種審美的移情心理很不理解。于是質問道:“你又不是魚,怎么知道魚快樂呢?”

惠施的提問雖然頗煞風景,但卻正中要害。莊子是回答不上的。但機智的莊子卻以避實就虛的方法,反問道:“你又不是我,怎知道我不曉得魚的快樂?”

莊子的反問顯然是錯誤的。因為人魚異類,不能溝通,因而但凡是人,都不可能知道魚兒是否快樂。所以,惠施可以從一般推及個別知道莊子不能知道什么,而莊子則不能由人類行為推及魚類而知道魚兒是否快樂?;菔╇m然善于細析萬物之理,卻沒有抓住莊子的錯誤所在,而是采用類比推理的方法給以反駁。他說:“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你也不是魚,你也不知道魚的快樂,這是很明顯的了?!?

惠施是沿著莊子的思路來反駁的,采用的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的方法,但他沒有抓住莊子錯誤的實質,留下了漏洞,因此使莊子有了詭辯獲勝的機會。莊子見惠施上當,笑笑說:“請把話題從頭說起吧。你說‘你怎么知道魚的快樂’這句話,就是你已經知道了我知道魚的快樂才來問我,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是在濠水的橋上知道的??!”

莊子對生命有極深刻的領悟。他的妻子死了,惠施前去吊唁,看到莊子正蹲坐著,邊敲著盆子邊高歌?;菔┖懿焕斫馑男袨?,對他說:“你妻子和你生活多年,為你生兒育女,現在老而身死,你不哭也就算了,還要敲著盆子唱歌,這豈不太過分了嗎?”

莊子解釋說:“并不是這樣。當她剛死的時候,我怎會不悲傷呢?可又一想,她原本就沒有生命;不僅沒有生命,而且也沒有形體;不僅沒有形體,而且也沒有氣息。在若有若無之間,變化而成氣,氣化變而成形,形變而成生命,現在又變化回到死。這樣生死相往的變化就好像春夏秋冬四季的運行一樣。當她靜息于天地之間的時候,我還啼哭,這樣做是不合自然往復、運行的道理的!所以才停止了哭泣?!?

莊子為人不求名利,不愿為官,他一生中除了早年為生活所迫做過短期的漆園吏之外,不曾再做過什么官。當時的君主為了擴大勢力范圍,不斷的網羅人才。即使是名不見經傳的士人,只要得到君主賞識,他就可以為卿為相為將,鄒忌、商鞅、樂毅、范睢、蔡澤等人都是這樣。而對那些稍有名氣的士人,更是趨之若鶩,唯恐求之不得。因此,對像莊子這樣有名氣的士人,盡管他清高孤傲,心直口快,既無韜略,也無權術,還是有人賞識?!肚f子?秋水》記載:“一天莊子正在濮水之上釣魚,楚威王派了兩位大夫去向他致意,說:“想有勞先生到楚國去掌管國家大事?!鼻f子卻手持釣竿,頭也不回地說:“我聽說楚王有只神龜,已經死了三千多年了,楚王仍將它用布包著、用竹盒裝著,珍藏于廟堂之內。請問,這只龜是寧愿死了留下骨頭讓人尊崇呢,還是寧愿活著拖著尾巴自由自在地在泥水里爬行呢?”兩位大夫想了想,回答說:“當然是愿意拖著尾巴自由自在地在泥中爬行!”于是莊子說:“你們請回吧!我也是愿意拖著尾巴自由自在地在泥里爬行的那種人!”

喜歡《莊子學院——莊子的逍遙處世》嗎?喜歡秦榆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49号码永久的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