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說晉天下2 > 第44章 后亂世時代 (2)

第44章 后亂世時代 (2)

小說: 說晉天下2      作者:昊天牧云

這八個王雖然給歷史留下了一堆豐富的歷史材料,把當時的中國鬧得一片大亂,釋放為害的能量很大,可這八條好漢中,沒有一個是高智商的。那個司馬倫和司馬穎,老早就給人定性為“不慧”。至于曾經被稱為“一代豪杰”的河間王,從他的所作所為當中,也沒留下什么精彩的東西,比較起來,跟這個司馬越也是一路貨色,只有攪亂局勢的水平,沒有穩住大局的能力。那個司馬乂算是有點水平,可經驗不夠豐富,起點太低,基礎薄弱,居然把司馬越這樣的人當成朋友,最后也是個自尋死路的料子。

司馬越掛掉之后,整個司馬越陣營就更加不穩起來。大家誰也不想當這個陣營的老大。先是按照司馬越臨死的既定方針,一致推舉王衍當第一把手??赏跹軈s聰明得很,知道這個時候當這個老大,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因此極力發揚謙讓的美德,堅決推辭,而且還推薦襄陽王司馬范來挑這個擔子??伤抉R范也不是個呆子,同樣表示不干。你不干我也不干,最后就形成了一個以王衍為核心的集體領導。這個集體領導團隊做出的第一個決定,就是把他們的先老大司馬越的尸體運回東海,讓他在封國里下土為安。

而司馬越團隊里的實力派人何倫和李惲聽說老大已經與世長辭,知道他們的事業已經完蛋,他們霸道的路子也到了終點站,再在這里待下去是不可能的了,就帶著司馬越遺留下來的那個裴妃和繼承人離開洛陽,向東而去。這幾個家伙經過這段時間不懈地努力,已經搶到很多財產,因此他們一開路,很多人也跟著過去。

司馬熾想不到,平時在他面前霸道得要命的司馬越居然這么容易搞定,心里很高興,對搞定司馬越立下最大功勞的茍晞大力提拔,任命他為大將軍、大都督,督青、徐、兗、豫、荊、揚六州諸軍事,成為軍隊最高領導人。對司馬越的處理也算寬大,只是追貶為縣王。

可司馬越的那群死黨就倒了大霉。他們帶著司馬越的尸體向東而行,一路哀歌一路行,都以為沒人再跟一個死人為難了,而且隨行的不是一般的三軍儀仗隊,而是十多萬晉國最精銳的大軍。哪知石勒卻不是這么想,聽說這一幫人正向東而去,馬上就帶著騎兵從許昌包抄過來。到苦縣的寧平城,終于把晉國這支目前最強大的武裝力量截住。

如果是劉琨或且茍晞在這支隊伍中,石勒這一次狂追而來,肯定是送死??赡阒?,司馬越在他拿著大權的時候,重用的都是王衍之類的名士——如果石勒這次只跟這伙人進行口水大戰以辯論分勝負,他們肯定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可石勒卻跟他們刀槍相見,是性命相搏。王衍他們正痛哭流涕,把名士風范表演得十分到位,突然看到敵人的鐵騎沖過來,都傻了眼,不知該如何是好,你看我我看你,每個人這時都迫切希望對方能組織部隊進行一戰驚天動地的保衛戰??烧l都知道自己不是上戰場的料。于是,十多萬武裝到牙齒的大軍就處于無組織、無紀律的狀態——這樣的軍隊,本身戰斗力再強,裝備再強勁,也跟一群烏合之眾沒兩樣,而且連基本的抵抗能力也組織不起來,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地步。

石勒知道,這是晉國最后的強兵,這時居然沒有一個帶頭大哥,十萬精銳之師的身份全部轉換成十萬個活動靶子,實在是機會難得,馬上命令部隊把這支敵人包圍過來,然后放箭。本來一場好好的戰斗,就變成了一方對另一方的屠殺。晉國部隊在石勒軍的攻擊之下,“將士十馀萬人相踐如山,無一人得免者”。

以王衍為首的名士們,這時一點不風流,在士兵們都被屠光之后,他們也全都做了俘虜。

石勒雖然是個大老粗,可看到這么多的名士在一起,也覺得很好玩,便把他們集中起來,在現場開了個名士大會,討論的議題是,晉國為什么會成這個樣子?

王衍雖然軍事能力等于零,但口才卻好得很,一聽到這個問話,馬上就英姿颯爽地站了起來,一番抑揚頓挫,把晉國高層這些年來你爭我奪,大家在腐敗的道路上做接力賽,只管自己的利益,不管國家的安危,不理老百姓的疾苦,弄得天怒人怨,亂匪如毛,內憂外患,沒一刻停息過的情況一一道來,最后得出結論:這樣的政權哪能不亡?能拖到現在還奄奄一息,已經是個偉大的奇跡了。這哥們口才實在強悍,說了大半天,條分縷析,頭頭是道,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講得發人深省,讓人覺得教訓深刻。最后,話頭一轉,很有力地強調,像偶這樣的人,雖然拿著全國最高工資,其實一點權力也沒有,完全是政治花瓶。老大你也可以問問在場的各位先生,偶還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無心做官。后來,被逼到官場上混,但只領工資,從不過問政事。這一點,在座的完全可以證明。偶當了這么多年的官,在會上講過幾句話?偶在會上基本都是打醬油的,絕對是堅強的醬油黨黨員。他這么推開責任之后,一看石勒臉上的表情沒什么變化,覺得有點不妙,便又說,老大你威震四海,完全可以當上皇帝,一統江湖千秋萬載。

石勒問他:“你說完了沒有?”

王衍當然說該老大發話了。

石勒說:“君少壯登朝,名蓋四海,身居重任,何得言無宦情邪!破壞天下,非君而誰!”只一句話,所有責任全都推到王衍的身上。王衍本來還筆挺地站著,不管遠看近看,都一副帥呆酷斃的樣子,突然聽到這么一句話,那副明星身材馬上就垮了下來,軟在地上。石勒叫身邊的工作人員把他扶出去。其他人也都跟王衍一樣,說晉國發生這樣的事,都是當權派們搞的鬼,自己從不參與——即使參與了,也是被動參與,不能負主要責任啊,更不能因為這樣就拿他們開刀啊。老大要講一點人權啊,動刀可是人命關天啊。只有那個曾經力辭司馬越接班人的司馬范在那里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看到大家都在努力推脫責任,爭取活命,就大聲叫起來:“你們說夠了沒有?事情有都到了這個地步,再多嘴有屁用?!?

石勒一聽,就對孔萇說:“老子見的人也算不少了,可很少見到這樣的人。老子想留下他?!?

可孔萇卻堅決反對,說:“這些人都是晉國的貴族,什么本事也沒有,而且又清高得要命,到頭來誰也不會為老大所用的?!?

石勒覺得這話也不錯,就說:“也好。不過,這些人都是文明人士,因此在處理他們的時候不必用刀?!?

王衍他們被帶出來關在屋里的時候,老帥哥就知道,不管他再怎么拍石勒的馬屁,石勒再怎么覺得馬屁舒服,也不會放過他們了,就對大家說:“咱們的水平雖然比不過古代那些大政治家,可也不算很垃圾。如果咱們以前都努力工作,嚴格要求自己,當好父母官,盡力盡心盡責,今天肯定不是這個下場??稍蹅儏s天天喝酒,以耍嘴皮為第一要務,工作不積極,什么事都高高掛起,還說自己是光榮的醬油黨。這個名士啊,不光害人,也害己。后悔啊,后悔得腸子都發青了?!?

這家伙這輩子中,發表了無數次演說,只有最后這次演說算是說了人話??设T成大錯之后才知道自己是錯了,是大錯特錯了,又有什么用?

半夜的時候,石勒派兵過去,推倒屋子,把這群名士全都壓死那里,然后劈開司馬越的棺木,拖出司馬越的尸體,當場焚燒,還罵道:“亂天下者此人也,吾為天下報之,故焚其骨以告天地?!?

司馬越的下場跟司馬穎一樣,都是死后讓尸體倒霉。

隨著石勒的這把火,晉朝的八王之亂的主角們,全部退出歷史舞臺,接下來動亂的規模更大更隆重。

大家肯定還記得,司馬越還有兩個死黨,一個是何倫,還有一個是裴盾。這兩個家伙原本是司馬越的實力派人物??涩F在實力派也沒什么實力了,都在拼命狂奔,去找安全地帶爭取活下去。何倫還不知道安全地帶在哪個方向,在洧倉就碰上了石勒。這個何倫欺負本國那些文官同事,很有一套,可一碰上石勒,就只有大敗了。最后,何倫逃到下邳。那位裴妃雖然很幸運地逃脫性命,可卻四處流浪,成為人販子手里的商品,轉讓來轉讓去。這位曾經享受過世界上最幸福生活的寡婦,突然間一腳落進人生的谷底,淪為世界上生活在最底層的人,為奴為仆,受盡其苦。當然,這個原因都是她老公一手造成的。不過,這個寡婦也是幸運的,她在被轉讓的過程中,并沒有鬧成精神分裂,而且是死死地記得自己的身份,記得自己是裴妃。后來,她輾轉逃到江南,找到另立門戶的司馬睿。司馬睿能在江南開劈出新的天地,就是因為當初她給司馬越吹枕邊風的結果。司馬睿又讓這個滿臉風塵的裴妃過上了幸福新生活。

那個裴盾這時守在彭城,也給漢國的越固和王桑一頓猛打,落得個城破人亡的結局,最后為司馬越集團劃上了一個血淋淋的句號。

司馬越集團一垮臺,司馬氏的牛人也全部死光,按照常規,司馬熾可以放手行使皇帝的職權了。如果在和平時期,司馬熾肯定大大地松一口氣了,可現在這個局勢,他的這口氣能松下來么?全國亂成一團麻,兩個新生政權公開向他叫板,那個成都李雄雖然小動作不斷,自搗蛋以來,從來沒有放過假,曠過工,但因為是外來戶,力量老是壯大不起來,經營多年,也只是在蜀中轉圈,跟羅尚展開多年的拉鋸戰,雖然處于上風,但卻搞不定羅尚,屬于場面好看,實質做不出什么大文章來。另外的那些流民,基本也是為了一口飯吃,今天這里搶一下,明天那里砸一下,也是屬于地方治安性質,皇帝可以忽略一下。

喜歡《說晉天下2》嗎?喜歡昊天牧云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49号码永久的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