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說網 > 驚悚小說 > 神秘行業大起底:異聞殘卷 > 第20章 心雕(2)

第20章 心雕(2)

小說: 神秘行業大起底:異聞殘卷      作者:紅娘子

著迷

“李先生,老朽眼拙,先前得罪了先生還請您別放在心上?!焙胸敼笆謱擂蔚卣f道,他說這話,便是承認自己輸了,對于有本事的人胡有財還是挺佩服的。

休息了這么片刻,李漢生的臉色好了許多,依舊是那不溫不火的表情,淡淡地笑道:“無妨,只要胡老爺喜歡就行?!?

“喜歡,喜歡得很……阿全,去賬房取五百大洋來?!焙胸斶@么一吩咐,阿全連忙去賬房拿錢,他今天也是開了眼界了,能把一塊爛木頭雕成個美人兒,這李漢生果然是奇人,而他先前對老爺無理的事,老爺不提,他這個當下人的自然不會多嘴。

一會兒工夫,阿全就取來了五封銀元,用盤子裝著呈到李漢生面前說:“李先生,您點點?!?

李漢生只是看了一眼,對李三兒笑道:“李兄,還請你幫我先收著?!?

有這樣的好事,李三兒自然不會推遲,一把從阿全盤子里抓起五封銀元,好家伙真沉!他趕緊揣進懷里,然后朝胡有財諂媚道:“還點什么啊,胡老爺給的賞錢只有多不能少的,李三兒在這謝謝胡老爺厚賜?!?

胡有財被他這一通奉承捧得極為順耳,暗道這小子識大體,以后有事讓他去辦,讓他也發點小財。而對李漢生,胡有財更是敬佩,在這年頭能面對五百大洋臉不紅心不跳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大師果真有大師的風范,這種人應該多結交。

因為這木雕的原因,茶亭里的氣氛一下子熱烈了許多,下人阿全適時地端上剛出籠的茶點,再加上李三兒在中間插科打諢,談笑之間,就連李漢生的話語也多了幾分。三人說了會兒話,胡有財漸露疲態,李三兒倒是識趣,借了個由頭便要告辭離開。

折騰了一下午,胡有財也確實是累了,便讓阿全送他們離開,待二人走后胡有財又把玩了一會兒木雕,卻是越看越喜歡,最后還親自捧回書房,放在最顯眼的位置,同時吩咐所有人不許動這木雕一分,儼然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專屬品。

當夜,胡有財在床上輾轉反側,一閉上眼腦海中就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木雕女子。說來也怪,這木雕似乎帶著某種靈性,或許是雕刻得太逼真,也或許是那女子太美的緣故,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看上一眼就會被她深深迷住,而看久了之后那女子便會深刻在心神之中,幻化出千種風情,惹得人心神激蕩,久久不能平靜。

有句話叫老來貪色,這話用在胡有財身上一點也不假,否則他也不會在去年還納了第四房小妾。但他終究是花甲之年的老人,有些事早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再也找不到年輕時那種精力旺盛的感覺了??墒?,就在今天下午,當那木雕出現在他眼中時,好像牽動了某根心弦,令他突然有種莫名的沖動。

這樣的感覺來自于木雕女子的美貌,卻又不只是因為她的美,似乎在其中還有某種東西。聯想到自己的第四房小妾,再和這木雕女子一比較,胡有財終于有所感悟。他那小妾雖然也是年輕貌美,卻缺少了一種與生俱來的風情,而那木雕女子恰好擁有這種氣質,這種氣質吸引著胡有財,以至于他對這木雕愛不釋手。

胡有財這樣想著,睡意越來越淡,于是決定去書房再看看那木雕,因為這樣才能平復他紊亂的心情。

夜涼如水,胡有財披著一件毛皮坎肩,出了臥房大門,朝書房走去。這時候胡家大宅里的人大多都已入睡,而胡有財又不愿喚醒下人,不想自己和木雕獨處時被人打擾。四下一片寂靜,胡有財的腳步聲在弄堂里回蕩著,孤寂中透著一絲詭異。

走到書房門口,正要推開房門,胡有財猛地一頓。因為當時的月光是斜著從天窗照射下來的,在他這個角度正好能透過薄門貼紙看見書房里的情況,而就是這不經意的一瞥,突然發現書房里似乎有人影晃動。

“難道有賊?”胡有財下意識這么想著,卻又有些疑惑,先不說以胡家在梧城的勢力,那蟊賊敢不敢上門偷盜,即便要偷,也應該去賬房,怎會摸到自己的書房?他這么想著,一邊側耳傾聽了好久,并未聽見任何響動,想來應該是自己看錯了,便一把推開了房門。

而就在胡有財推開門的一瞬間,月光從天窗上照射下來,打在胡有財的臉上,與此同時似乎有一道白影從眼前一晃而過。而就是那驚鴻一瞥,胡有財隱約看見,那道白影似乎是一層白紗,而在那白紗之后還有一個窈窕的身影,當胡有財反應過來,下意識朝那白影晃動的方向看去,那白紗和那身影卻早已消失無蹤。

“這是怎么回事?”胡有財茫然地看著四下,書房里的一切依然如舊,但空氣中似乎還殘余著一股暗香,卻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消散。

剛才的一切好像是一場夢,胡有財有些不確定自己是否看見了什么,好像那只是一道月光,又好像那果真是個女子……想到這里,胡有財的眼光不由自主地鎖定在那個木雕女子的身上——她靜靜地被擺放在書桌上,月光從頭上落下,泛起一抹銀白色的光華,顯得如此圣潔,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起月中嫦娥。

胡有財心中隱隱有些期待,連忙上前把木雕握在手中,手上傳來如軟玉般的觸感,令他心神一陣恍惚,然后陷入了一場迷夢之中……

心雕

最近一段時間,胡家上上下下都感覺胡老爺似乎有點奇怪,雖然他以前也是整天待在書房,但更多時候是裝出來的,心根本不在這里。而最近不同了,人們發現胡老爺沒日沒夜地待在書房里,就好像備考的學子一般。后來,終于有人從阿全那里探得消息,原來胡老爺居然迷上了一座木雕,而癡迷的程度簡直叫人瞠目結舌,于是都想去見識傳說中的木雕到底有多大的魔力,卻全被拒之門外,大家不由得大感遺憾,繼而流言四起。

而處在流言中心的胡有財卻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依舊整日流連于書房,陪伴著那座女子木雕,而接觸得越久,胡有財就越能從她的身上感覺到一種靈性,在他看來她并不只是一座木雕,而是活生生的人!是的,胡有財確信木雕女子是真有其人,因為在某些時候,他還能看見這女子的身影在眼前晃動,還能聽見她的聲音在耳邊呢喃,從那天夜里看到那個白影之后,這種感覺就開始出現,帶給他無比的歡愉。只可惜……

可惜在更多時候她依舊是個冰涼木雕,即使這么栩栩如生,胡有財在想念她的時候,不管他多么誠心地召喚,卻總是得不到結果。而當他心灰意冷時,那女子卻又再次出現,在他面前起舞,在他耳邊呢喃,令他那顆早已枯萎的心蠢蠢欲動??墒?,每到這時總會伴隨著一陣恍惚感,這讓胡有財分不清她的出現,到底是虛幻?還是現實。感慨之下,也嘆惜自己垂垂已老,不能一直陪伴在她身邊。

于是乎,胡有財的腦子里升起一個荒誕的念頭……

這一日,胡有財讓下人又把李三兒二人請到府上。李漢生依舊是一身青色長衫,表情淡漠,似乎這個世界沒有什么事值得他動容。胡有財看了李漢生許久,終于下定決心說道:“李先生,老夫有一事不明,那木雕上的女子,為何會如此栩栩如生?難道真是雕工上有什么訣竅?”

李漢生淡淡一笑,手指點了點胸口道:“人在心中。人若無心便死,而木雕無心便無神。我這一門雕工和別家工匠并無太大差異,而擅長的便是心雕,把人心雕進木中,而木雕有了心自然會栩栩如生?!?

胡有財聽他說得玄乎,卻也聽出了一些關鍵之處,連忙問道:“李先生這么說,莫非那木雕上的女子真有其人?”

李漢生點頭稱是。

胡有財大喜,搓著手道:“那……李先生能否為老夫引薦這女子?”胡有財聽說這女子真的存在,立馬打了收入房中的心思,老來貪色這句話果然不假。

李漢生眼神一黯,沉默了許久才緩緩說道:“那是一位故人,可惜已經去世多年,她的音容笑貌至今還留在李某心中,這才以心雕紀念于她?!?

“原來是這樣……”胡有財無比失落,心中卻又生起一個念頭,既然她不能陪我,何不讓我來陪她。于是對李漢生說道:“那么李先生能不能再雕一座木雕,就按老夫的樣貌,最好能雕得年輕一些。酬勞方面,李先生盡管開口?!?/p>

喜歡《神秘行業大起底:異聞殘卷》嗎?喜歡紅娘子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49号码永久的公式规律